每日娛樂

您當前位置:華興網 >> 時尚生活 >> 每日娛樂 >> 瀏覽文章

在中國故事里,觀眾需要什么樣的超級英雄

2018年03月01日  來源:文匯報

    電影《紅海行動》里不存在唯一的主角,八個突擊隊員都是主角,他們組成了缺一不可的群像,這八個人的角色設置,和真實存在的海軍“蛟龍”突擊隊是對應的。

    林超賢指導《湄公河行動》,是嘗試從熟悉的舒適區域里闖出來。電影取材的案件是復雜的,它發生的情境也是復雜的。在真實的基礎上,存在著一個“傳奇”的戲劇背景,因此是“好看”的。

    《紅海行動》導演林超賢在這篇創作談里提出———這是一部不需要明星和流量的電影,那支用血肉之軀組成堅實后盾的隊伍,是最閃亮的星。

    在《湄公河行動》之前,我拍過很多警匪片,很明白自己在創作上面對的局限性。警匪片的“好看”,需要真實的故事背景,這個類型下的“香港故事”面臨創作路徑越走越窄的現實挑戰,因為香港這個城市可以提供的電影想象和發揮空間其實不多了。

    所以,我拍《湄公河行動》,是嘗試從熟悉的舒適區域里闖出來。電影取材的那個案件是復雜的,它發生的情境也是復雜的,“熱帶雨林里的邊境線”是普通人完全沒法想象的一個世界。在真實的基礎上,存在著一個“傳奇”的戲劇背景,從電影的角度看,這就是“好看”的。回想起來,《湄公河行動》的拍攝并不算艱難,整部影片是中等制作的規模,拍攝流程和我之前拍警匪片的習慣差不多,沒有很大的壓力。

    如果要衡量制作的難度和挑戰感,不夸張地說,《紅海行動》帶給我的挑戰,超過《湄公河行動》和我之前全部作品的總和。在《紅海行動》之前,我沒有拍攝過這樣“大工業”質感的電影,在此之后,我也不敢斷言自己還有同等的膽量和闖勁去做同等的大制作。像我這樣一個習慣了拍攝中等制作動作片的導演,拍完《紅海行動》,有點“一生只為這一部”的感慨。

    《紅海行動》的故事以中國的海外撤僑真實事件作背景,我拿到的劇本初稿是海軍提供的。海軍方面很早就有意向要拍攝這類題材,已經籌備了很久,這個初稿確定了故事走向,問題是,這一稿里幾乎沒有動作戲,因為他們最初沒想過去中東取實景。

    我覺得這不行。這是一部以軍事行動為背景的電影,電影的質感必須要配得上“現代戰爭”這個題材,它必須要呈現有現代感的軍事格局。

    “撤僑”的背景在紅海海域,所以我從一開始就堅持去中東實景拍攝。最初考慮的,是我六年前拍《逆戰》時的取景地。當時那里的內亂已經很嚴重,那種身在戰火邊緣的感受非常強烈。可是現在那里太不安全,《紅海行動》劇組是有500多人的大組,冒不起人命攸關的風險。后來定下來的,是目前那一帶一個還算安全的國家,但我對當地不熟悉,第一次看場景就跑了差不多一個月。和監制一起看景的那些日子里,我想,這也許是我職業生涯里唯一一次的機會執導規模如此宏大的作品。

    那個地方雖然沒有戰亂,但治安糟糕,而且城市之外的拍攝地都異常艱苦,沙漠里什么都沒有,每天受著45℃高溫,濕度不到20%,又干又熱,吃飯時總是滿嘴是沙。離鄉背井,在這惡劣的環境里拍攝好幾個月,這份苦,很多演員熬不住,尤其是那些靠臉吃飯的。我很感激愿意跟我去沙漠里去苦熬的演員們,他們為這部電影付出太多代價。我們拍攝都用真實槍械,炸藥是真的,子彈是空包彈。拍攝中,風險始終存在,有一場山頭爆破,炸掉了一整個山頭,飛出來的沙石打傷了好幾個攝影組同事———我以為我們離得已經夠遠,但真實威力比我想象中還大。

    我始終堅信,戰爭背景的動作片要打動人,要盡可能用畫面和聲音去傳遞真實的力量。為了拍出一部無限貼近“真實”的電影,我用了超越魔幻電影的特效量。電影里的城市,幾乎是用特效“再造”的。

    我們選的這座城市是很多電影的外景地,但它為人熟知的是小清新的一面,有癡男怨女的風情。這和我們追求的質感南轅北轍。在那里拍攝的第一場戲,我想要制造一個城市在動亂中滿目瘡痍的觀感,要有俯瞰視野下的全景,也要有巷戰真實的硝煙氣息,這就是一個戰場。當時英國和法國的制作團隊都說:“不可能啊!”不可能也要拍下去,這道坎不過去,后面怎么辦?那么,我們布置了一個戰場,挑了市中心的一片街區,封了街道,封了好幾天,另找了地方安置居民,讓他們離家,保證拍攝期“一個閑人都不出現”。為了這一場戲,預算嘩嘩地花出去了。

    為了“巷戰”的戲份,我們搭了一些景,但要做出破敗的畫面質感,全靠特效修改。特效用了多少呢?每一層樓、每扇窗戶,都是特效改出來的,手工一幀一幀地畫出了戰場的狀態。

    做導演,私心都想能拍一次“大工業”格局的電影。真正經手時,刻骨銘心的感受是,“調度”實在是太艱難了。

    我希望《紅海行動》能呈現中國海軍的大格局,然而調度軍艦是一件特別不容易的事情。有一場戲里,拍攝一個全景鏡頭,要用到五條軍艦。這些軍艦停靠在不同的基地,要從不同的港口開到拍攝現場,路上要好幾個小時,艦上有好幾百的軍人。這些不屬于軍隊的常規運作,每一次調度背后,都是大量人力和財力的投入。

    還有沙漠里的坦克大戰這場重頭戲。之前,我從來沒接觸過坦克,以為這種上戰場的重型武器在片場應該什么都能做。結果傻眼了。首先它開不快,其次,它很容易在氣溫和風沙的干擾下罷工。現在觀眾在影片里看到的坦克速度,已經是它的極限速度。我們拍攝時,有坦克的戲份,每次只能拍兩條,然后,它就跑不動了。因為風沙、高溫和跑得太快,很多坦克壞掉了,只能不停地換上替補。看上去,電影里只出現了四輛坦克,而事實上,那是很多臺坦克輪流上陣、最后混剪出來的。

    《紅海行動》上映后,很多觀眾說,原來華語電影也能做出不輸好萊塢的大格局。我很感激觀眾的評價,我想,這不僅是因為我們有技不輸人的特效、場面、動作設計和拍攝調度,最重要的還是在于“人”———華語電影有屬于自己的“超級英雄”。在我心里,《紅海行動》是一部超級英雄電影,在這個中國故事里,“超級英雄”不是眾星拱月的個體,不是孤膽英雄,而是一群有血性、有擔當的人。《紅海行動》里不存在唯一的主角,八個突擊隊員都是主角,他們組成了缺一不可的群像,這八個人的角色設置,和真實存在的海軍“蛟龍”突擊隊是對應的。開拍前,我看了很多沒有公開過的影像資料,也參觀過“蛟龍”突擊隊的營地。越了解這支隊伍,我越相信,《紅海行動》是一部不需要明星和流量的電影,因為那支用血肉之軀組成堅實后盾的隊伍,是最閃亮的星。

    事實證明,觀眾對這樣的“中國式超級英雄”,是服氣的。


分享:
責任編輯:孫麗君

重要聲明:華興網刊載此文僅為提供更多信息目的,并不代表華興網同意文章的說法或描述,也不構成任何建議,對本文有任何異議,請聯系我們。

单机版东北麻将下载 北京时时结果查询 极速时时怎么玩 群发重庆时时计划 网投输了 光大彩票开奖网 福建时时玩法规则 老山东11选5开奖结果 山西快乐十分任四遗漏 22选5尾数图走势图 北京pk10开奖直播 福彩21选5走势图 哪个平台有河内分分彩 14场胜平负3月15号开奖结果 cmd体育官网 北京赛pk10现场记录 福建31选7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