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夏文史

您當前位置:華興網 >> 文化歷史 >> 寧夏文史 >> 瀏覽文章

為了大地的豐收

2018年01月16日  來源:華興時報

dadi.jpg

網絡圖

我叫趙仲修,男,納西族,1929年5月出生在云南省麗江縣大研鎮光碧村。1951年7月畢業于云南大學農學院農學系,同年10月被分配到寧夏省人民政府農業廳任技術員,1952年2月調到寧夏省農事試驗場擔任小麥等育種工作,直到1991年8月因病退休為止。

    上世紀50年代初期,寧夏引黃灌區仍在種植火麥、毛火麥、山麥、白禿子、紅禿子、小紅禿子、大青芒和五爪龍等古老的地方品種。這些品種具有生長繁茂,比較抗旱耐瘠等特性,但感染病蟲害嚴重,稈高(株高110厘米-130厘米)易倒伏。每當夏日我從麥田走過,全身就粘滿鐵銹般的銹病孢子和炭末樣的黑穗病孢子;到麥收時節,麥田上空飛揚著濃密的銹病孢子,宛若麥田在熊熊燃燒。在小麥揚花灌漿時節,剝穗檢查吸漿蟲幼蟲比比皆是,最多的一粒麥子上有18個。此外還發現有一些線蟲病穗。每當刮風下雨,麥子成塊成片倒伏。因此,產量低而不穩,1950年平均畝產僅有49.5公斤,在三年經濟恢復時期產量有較大提高,但畝產也不過100公斤。

    寧夏引黃灌區對來自東西半球、南北半球的小麥品種,不論對光照條件的反應如何,只要不是冬性的,都能正常生長發育。因此,引種的范圍廣泛,潛力無限。40年間,從國內外引進的上萬個品種中,優中選優,繁育推廣了碧玉、阿勃和墨卡等19個品種,其中碧玉和阿勃分別成為50年代和60年代的主栽品種,比被取代的品種增產10%-25%。這些品種顯著促進了寧夏小麥生產的發展:50年代麥田面積為60萬畝,單產100公斤,總產6000萬公斤;到60年代末期面積擴展至125萬畝,單產上升到160公斤,總產增至2億公斤。20年間,面積增加了108.3%,單產提高了60%,總產增加了233.3%。

    1953年開始雜交育種,這是引種的延伸提高。采用此法能把雙親的優良性狀結合在一起,并且常常出現超親性狀,育成前所未有的新品種。1961年育成84-17和85-3;1966年至1968年間育成阿玉l號、阿玉2號、斗地1號、斗地2號、爭天l號、爭天2號、勁麥1號、勁麥2號、宏圖、高豐和連豐等11個新品種;1976年育成寧春304和寧春609;其后又相繼育成寧春1號、寧春7號和寧春14號等品種,先后提供生產應用,普遍抗倒、抗病,增產顯著。其中以斗地1號最突出,適應性廣,抗倒伏力強,無黑穗病,對條銹病表現免疫,穗大粒多粒重(千粒重可達50克以上,實現了萬粒斤的理想),一般畝產300公斤-400公斤,最高可達500公斤,比阿勃增產10%-20%,因而取代阿勃成為70年代至80年代初期的主栽品種,促進了寧夏小麥生產的不斷發展。1993年種植面積達150萬畝,畝產334公斤,總產5.235億公斤,比60年代末的種植面積增加了20%,單產增加108.8%,總產增長了161.8%。

    每次品種的革新都是在原有品種已不能適應生產發展需要的情況下進行的,而栽培條件又在品種革新的基礎上不斷改善,水漲船高,品種的穩產高產性狀不斷提高,具體表現在以下幾方面:

    1.株高從110厘米以上逐步降低到85厘米左右,節問縮短,節鼓大,葉鞘比較厚實,大多為無芒,抗倒伏力顯著增強。原有地方品種畝產100公斤左右就易發生倒伏,如今的品種畝產400公斤-500公斤也不致發生倒伏。

    2.在產量構成因素方面,從原來一般每畝30萬穗,每穗20粒,千粒重35克,已提高到每畝40萬穗,每穗30粒,千粒重46克,分別提高了33%、50%和31.4%。

    在穗粒數和千粒重恒定的情況下,收獲穗數每增加1萬穗,每畝可增產5公斤-10公斤。收獲穗數為40萬穗的情況下,若穗粒數固定不變,則千粒重每增加1克,每畝可增產10公斤左右;若千粒重固定不變,則穗粒數每增加1粒,每畝可增產15公斤左右。

    3.腥黑穗病和線蟲病已絕跡,散黑穗病已罕見,條銹病和吸漿蟲已得到有效控制,從而保證了小麥生產的穩定增長。

    4.阿玉2號、宏圖和爭天2號可于7月初成熟,比一般品種早熟5天-7天。既有利于小麥不同熟期品種的搭配種植,緩和麥收時節勞動力緊張狀況,更有利于間作復種。

    我所選育的品種無芒的居多,雜交育成的18個品種,無芒的占66.7%。為了排除芒以外的其他因素,我于1956年種了長芒品種磨壩等芒麥一小區,當抽穗后將半個小區植株的芒全部剪除,另半區保持原狀,半個月后下了一場8毫米的雨,伴有3級風,致使留芒的半區全部倒伏,剪去芒的半區保持直立。我當即用廣口瓶套住麥穗剪下樣本進行測量,得知芒和它所附著的雨水的重量是引起倒伏的決定性因素。此后我又對一批抗倒和易倒伏品種的形態特征進行對比觀察,發現抗倒伏品種具有以下特征:①株矮,節間短;②節鼓大;③葉鞘厚實;④旗葉著生的部位低;⑤多為無芒。據此育成的抗倒伏新品種,多為無芒,畝產400公斤-500公斤不致發生倒伏。

    根據多年試驗結果和生產實踐經驗,我寫成《抗倒伏品種的形態特征及其選育》《良種繁育方法》《目前引黃灌區春麥育種目標與途徑》《寧夏引黃灌區春麥育種今昔》等論文50多篇,分別發表于《寧夏農林科技》和《寧夏日報》等報刊上。此外,還寫了《寧夏引黃灌區春麥育種與栽培技術》一書,1978年由寧夏人民出版社出版。

    1958年我因囿于自己小麥畝產250公斤的經驗,難以接受高產衛星而成為本單位“右傾保守思想者”之一,滿墻的大字報揭發批判,小會幫,大會斗,直到我承認懷疑高產衛星是只相信自己不相信群眾的嚴重的“右傾保守思想”為止。接著我毫無信心地承擔起培養萬斤小麥豐產田的任務。深耕1米,畝施純豬糞2萬公斤,尿素和過磷酸鈣各150公斤,播種65公斤。反正“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一切均依主觀意愿行事。結果出苗細密如牛毛,只得花很大力氣進行間苗,去掉三分之二以上的苗,并于拔節前用蘆葦扎成網狀的支架以防倒伏,這樣自討苦吃地從秋耕忙到夏收。這種投資甚大而收益甚微的結果是預料中的事。1960年-1962年三年困難時期,過著“低標準、瓜菜代”的生活,我體衰力弱,時常因頭昏眼花而中斷工作,領受了吃不飽的滋味,紅軍過草地的艱苦,激勵我為足食而努力工作。我認為工作應有個明確而具體的目標,并為此而全心全意地努力不懈,才有可能取得成功,才能實現為人民服務的良好愿望。(趙仲修

分享:
責任編輯:吳佳

重要聲明:華興網刊載此文僅為提供更多信息目的,并不代表華興網同意文章的說法或描述,也不構成任何建議,對本文有任何異議,請聯系我們。

单机版东北麻将下载 排列五双色球3d开奖 三分pk10计划免费软件 个人网上赌时时彩也犯法吗 pk10官网软件下载 时时走势图技巧 体彩e球彩怎么玩 山东省群英会的走势图 金龙棋牌官网下载-9K9K手游网 时时平台 上海4d开奖结果历史数 6y7y本期开奖结果直播 老时时的中奖规则 宁夏11选5走势图任选基本走势图 新时时赚钱方法 168开奖现场直播结果开奖结果 台湾时时彩开奖号码表